<var id="d1ztt"></var>
<cite id="d1ztt"><video id="d1ztt"><thead id="d1ztt"></thead></video></cite>
<cite id="d1ztt"></cite>
<var id="d1ztt"></var>
<var id="d1ztt"><video id="d1ztt"><listing id="d1ztt"></listing></video></var>
<var id="d1ztt"><video id="d1ztt"><menuitem id="d1ztt"></menuitem></video></var><cite id="d1ztt"></cite>
<var id="d1ztt"><video id="d1ztt"></video></var><var id="d1ztt"><video id="d1ztt"></video></var>
最新研究
首頁 > 最新研究
趙益民|城市研究的翻譯轉向

2020.12.01

作者:趙益民

趙益民 | 中國人民大學公共管理學院講師

來源:Cambridge Journal of Regions, Economy and Society

DOI:10.1093/cjres/rsaa032

英文標題:Jiehebu or suburb? Towards a translational turn in urban studie

研究背景

“郊”是一個歷史悠久的中文詞匯,本意是國都城墻之外約百里的范圍。與之對照,英美語境中的 suburb/suburbia 全然沒有這樣的政治空間意涵,而更多地指代二戰后在城市既有建成區之外發展起來的低密度、小汽車主導的中產社區,很多時候還附帶著指涉特定的建成環境特色(獨棟或聯排別墅)和種族特征(白人中產階級)。當我們用美式郊區的概念討論中國城市化進程的時候,很多本地和歷史的狀況也就被拋棄在研究的視野之外。在這個看似合理的語言等價之間,我們事實上是在按照一種特定的時間觀(強調郊區化代表著城市化的新階段)來抹殺本地生成的空間特征。

這種問題在現實中表現得更為突出:為什么北京的城市邊緣地帶常常被稱為「城鄉結合部」而不是「郊區」?前者的具體生成機制是否與美式郊區相同?相關文獻為何沒有充分關注這種差異?在郊區和結合部之間,城市研究在語言層面暴露出了一個認識論誤區:不假思索地用特定概念籠罩一切類似現象/區域,從而把不可化約的異質性摒棄在理論視野之外。為了發掘這些異質性的理論潛力,我們需要充分反思語言的使用,重構城市研究的認識論基礎。

理論框架

從上述對城市邊緣命名問題的反思出發,同時借鑒語言哲學和詮釋學哲學的討論,作者在文章中采用“視閾融合”作為重新定義翻譯的一種方式,強調不同語言在彼此相遇時可能具有的對話潛力。這種對話能夠捕捉來自不同城市語境的差異,幫助對話雙方透過差異和陌生的經驗反觀自己,從而形成新的理論和認識論資源。換句話說,為了更好地捕捉全球城市經驗的多元性和復雜性,作者建議要充分認識和把握翻譯行為在幫助我們理解差異和陌生時所起的關鍵作用,這一點在城市邊緣的命名過程中有著鮮明的體現。面對「郊區」和「城鄉結合部」之間的差異,以“視閾融合”為目標的翻譯實踐將能有望推動更多有創造性的理論對話,從而邁向更加包容和開放的全球城市研究。

研究方法

研究立足于2014年至2019年在北京「城鄉結合部」地帶開展的長時間觀察和深度訪談,同時結合了對政府文件、新聞報道、歷史檔案、回憶錄等文本進行的話語分析。除此之外,文章還將城市研究領域相關文獻作為分析對象,以批判話語分析的方式剖析“學界共識”內在的理論和認識論缺陷,并構成經驗分析的另一環節。

英文摘要

Engaging with reflections on improper urban vocabularies, this article proposes a translational turn to foreground dialogues—rather than equivalences—between languages. Drawing on the philosophies of language and hermeneutics, I adopt ‘the fusion of horizons’ as an alternative perspective to redefine translation where different languages encounter each other. To better capture global urban experiences, we should recognise the role of translation that exposes us to strangeness and alterity. This point is elaborated with heterogeneous names of the urban frontier, which inform us how and how far appropriating gaps/distances can initiate creative and unexpected dialogues for more global urban studies.

作者簡介

趙益民,中國人民大學公共管理學院城市規劃與管理系講師,倫敦政治經濟學院 Saw Swee Hock 東南亞研究中心兼職研究員,學術期刊 City 編委。研究興趣主要集中在城市變遷的社會-空間過程,尤其關注城市政治經濟、空間與權力以及城市批判理論的多重可能性。其基于北京綠化隔離帶研究撰寫的博士論文入圍 2019 年國際亞洲學者聯合會(ICAS)最佳博士論文短名單。目前他正在開展有關城市密度、城市基礎設施和“全球中國”等議題的田野觀察與理論反思。

延伸閱讀

https://mp.weixin.qq.com/s/IP5__Ilb1hSdffEr-1BCdA

「結合部」城市主義

點擊此處閱讀原文

南方双彩